• <u id="p5knk"></u>
  • <del id="p5knk"></del>
    <code id="p5knk"></code>
        <pre id="p5knk"></pre>
        <code id="p5knk"></cod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保衛延安》,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保衛延安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一〇〇


          天上黑烏烏的云彩,越來越堆的厚了。遠處有轟轟的雷聲。雷聲、炮聲擰在一塊,像發了洪水似地轟響。
          周大勇率領第一營的戰士們,拿下最后一個山堡,又往溝里壓下去。他聽見四面都是自己部隊的號聲和喊聲。嘿!敵人好幾萬人,全部讓我軍窩到岔口村里了。
          這是最后解決敵人的時候了。
          天黑地暗。突然,閃起電,打起雪,大雨嘩嘩地倒下來。
          周大勇帶上部隊插到岔口村。他看見到處都擠著潰散的敵人、騾馬;到處都丟棄著武器、彈藥……
          好幾萬敵人全被打亂了。有很多敵人士兵干脆趴在地上的泥水中,等待人民解放軍收容。周大勇堵住一條小山溝的溝口,那山溝間,擠滿了放下武器的敵人……
          槍炮聲,軍號聲,“繳槍不殺”的喊聲,風雨聲,山洪的沖激聲,轟響在陜甘寧邊區的夜空。
          四
          “岔口會戰”結束以后,彭副總司令一面命令西北野戰軍的主力部隊,向延安城邊追擊潰散的敵人;一面命令周大勇他們的縱隊,插到延安以南打擊敵人――即使敵人插上翅膀也不能讓它從延安城逃走。
          從延安到西安的唯一大路,就是咸榆公路――從延安一直向南,通過勞山、甘泉、洛川等縣直達西安。
          周大勇他們的縱隊,就是要插到延安城南掐斷這條公路,不讓敵人從延安逃跑。他們從岔口地區出發以急行軍速度南下。山溝里,部隊、游擊隊、擔架隊和跟隨部隊搬運彈藥的老鄉們,浩浩蕩蕩向前流去。
          這時光,彭德懷將軍站在山頭上。他穿一身很舊的灰色士兵衣服,膝蓋上有兩塊大補釘,腳穿粗布鞋。他背著手,嚴肅沉靜地望著英雄的戰士們,從勝利走向勝利。有時候他來回踱著,手放在背后,反復地掐著指頭計算什么。
          彭總左邊二十步遠的地方,站著周大勇他們縱隊的司令員,旅長陳興允、旅政治委員楊克文和別的十來個干部。
          縱隊司令員說:“岔口這一仗,我們差點把胡宗南的命要了。”
          陳旅長說:“是咯,倒楣的暴雨給我們增加了困難,要不然,我們的確會把他們全部收拾光!”
          旅政治委員楊克文說:“反正我們把胡宗南在西北戰場的全部機動兵力,打成一堆破銅爛鐵了!”
          陳旅長說:“蔣介石匪徒侵占延安的時候,他們曾在‘蔣管區’各地開什么慶祝會,好像他們垂死的狗命從此得身了起死回生的靈藥妙丹一樣……可是現在呢?呵呵,胡宗南蠻大的威風只使了六個月就使光了!”
          司令員說:“現在,西北戰局讓敵人頭痛,全國戰局更讓敵人頭痛。”
          彭總走過來,說:“敵人是夠狼狽咯,但是我們還不忙慶祝。現在,最要緊的是:不讓敵人有喘息的機會,不讓它從延安逃掉――進延安城是他們自己要來的,又不是我們請它來的……”他凝視著遠方,爽朗地說:“毛主席早就說過,延安會變成胡宗南匪幫沉重的包袱,而且這包袱會把他們壓死。現在敵人也充分地領會了這個道理,可是他們想丟掉這包袱卻來不及咯!”
          一位軍人遞給彭總一份黨中央、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的電報。
          彭總反復地把電報看了幾遍,深思了一會,微微仰面望著萬里晴空,望那在萬里晴空奮飛的雄鷹。然后,他深沉的目光,又凝視那遠處的山頭,那里有久經考驗的人民戰士在前進。
          司令員問陳旅長:“下邊溝里正過的部隊,是你們旅的哪一團?”
          “×團。你看,那不是李誠?”
          司令員說:“要李誠上去!”
          一會兒,團政治委員李誠隨著通訊員上來了。
          司令員問:“你們團的第一營已經過去了嗎?”
          李誠看了看溝里正行進的部隊,說:“現在我們團直屬隊正過;一營是我團的后衛,還沒過來。”
          司令員說:“一營部隊過來的時候,讓周大勇上來。”
          李誠派通訊員下去喊周大勇。轉眼間,周大勇就打著馬順山坡向上飛馳。
          司令員稱贊地說:“看,周大勇多威武啊!”
          話沒落點,周大勇便跳下馬,走到縱隊司令員跟前,一看,彭總在這里,而且彭總身邊還站著那么多的首長。他連忙舉手敬禮,心,嘟嘟嘟地直跳。可是他看著彭總那質樸,嚴肅的面容時,敬愛和親密的感情便強烈地控制了他。這種感情,是從許許多多親身經歷的勝利戰斗中形成的。
          司令員說:“彭總!這就是周大勇同志。”
          “知道。我們還談過幾次話哩。”彭總緊緊地握著周大勇的手,嚴肅、親切地望著周大勇的眼,望了好一陣。他仔細地問到周大勇身體狀況、工作情形跟戰士們的情緒。然后,他一邊摸著周大勇那匹馬的鬃毛,一邊說:“周大勇同志!你二十四歲就能指揮一個營作戰了。現在指揮一個營,比過去復雜多咯!你記得我們在行軍中的那次談話嗎?”
          周大勇說:“記得,彭總。”怎么能不記得呢?那是沙家店戰斗打罷的當天晚上,部隊在山溝行進。同志們那個樂呀,你一句他一句,說到戰斗中各種有意思的事情,最后還說到倒楣的敵人。這時候,有一位首長和周大勇一道走,靜靜地聽戰士們談話,有時候還插問一兩句話。過了一陣,這位首長說:“敵人當然要打敗仗。不說別的,就說陜甘寧邊區一百五十萬人民和我們的戰士,能發揮多大的力量,這一筆帳,敵人就始終算不清。”過后,周大勇知道說這話的那位首長就是彭總。
          彭總把眼光從周大勇身上移到縱隊司令員和干部們身上,再沒有說什么。但是大家從他嚴肅剛正的臉色和那鋒利深沉的眼光中,覺得他仿佛在說:“同志們!我們要學習勞動人民的正氣、堅決勇敢和自我犧牲的精神。”
          大家向彭總舉手敬禮,準備走,彭總走過來和每個人握手。
          周大勇下了山,趕到第一營的隊列旁邊。他騎的那匹漆黑發光的高頭大馬,口里吐白沫,抖擻著披散的鬃毛,像頭兇猛的獅子。它豎起耳朵,頭高高地朝天揚起,短促而尖銳地叫了幾聲;接著,又提起兩條前腿直站起來。周大勇兜轉馬頭,扯緊嚼口的一邊。馬在地上轉圈子,他趨勢跳下馬,把它交給飼養員。他走到第一連隊列當中,跟戰士們拉話。
          啊,第一連又有一百多名戰士了――除了傷愈歸隊的老戰士以外,大半是新戰士。這幫新戰士,有的是自動參加軍隊的山西的翻身農民;有的是陜甘寧邊區久經鍛煉的民兵;而更多的卻是經過“訴苦”剛入伍的新解放戰士。第一連――
          這支強大的力量,這百戰百勝的戰斗單位,讓周大勇產生了興奮而自豪的感情。
          周大勇離開第一連才幾天工夫,同志們就覺得他像是離開了三年五載。戰士們前呼后應地向自己的營長打招呼。尤其是第一連的老戰士,他們都像是有許多話要對自己的營長說。周大勇覺著,回到第一連就像回到家里一樣。他不由得想起了許多事情:他跟這連隊的老戰士一塊打過多少惡仗,一道沒日沒夜地走過多少路啊!大伙一塊淋過雨,餓過肚子,一個鍋攪稀稠;很多戰士跟他頂著一件棉襖睡過覺。戰場上,自己急了也罵過他們。打了勝仗也高興地夸獎過他們。大伙一塊度過的那些日子里,有過盡情的歡樂,有過慷慨的宣誓,有過英勇的流血,也有過傷心的眼淚!跟他并肩戰斗的第一連的戰士們當中,有許多人倒下了。那些人,各有各的脾性,各有各的經歷,各有各的想法,如今,他們離開了世界,把自己未完成的志愿、理想和事業,統統留給活著的人了。周大勇想起那些歿了的人,他就覺得眼前這些戰士干部,格外叫人見愛,格外寶貴,格外難得,格外剛強樸實。
          周大勇喊:“同志們,再過幾天王老虎跟馬全有回來,就更好咯。王老虎回來當指導員,馬全有當連長。老虎、全有、江國、長勝,四個人擰到一塊搞第一連的工作,那是再美氣也沒有的咯!”
        相關文章:

        上一篇:九九 下一篇:一〇一 回目錄:《保衛延安

        保衛延安介紹:

        《保衛延安》,杜鵬程所著,是當代文學史上第一部大規模正面描寫解放戰爭的優秀長篇,被譽為“英雄史詩”。小說真摯動人地描寫了這次保衛延安戰爭中幾個著名戰役,描寫了彭德懷將軍,描寫了指戰員中不少奮不顧身的英雄人物,作品以周大勇連長的英雄事跡為核心,描繪了人民戰爭的歷史畫卷,是一部描寫我國人民解放戰爭的有力作品。《保衛延安》是當代文學史上第一部大規模正面描寫解放戰爭的優秀長篇,被譽為“英雄史詩”。首先,它站在時代和歷史的高度,以宏大的規模、磅礴的氣勢,出色地反映了解放戰爭中著名的延安保衛戰,描繪出一幅真實、壯麗的人民戰爭的歷史畫卷。《保衛延安》在藝術風格上有自己鮮明的特色:澎湃的激情、濃郁的詩意和深刻的哲理的高度結合;在嚴酷的典型環境中刻畫英雄人物的藝術形象;氣勢恢宏,筆調豪放、粗獷;語言明白曉暢,樸實生動,既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群眾風格,又富于激情的力量。但就“史詩”作品反映一個時代的全貌的要求而言,《保衛延安》所反映的社會生活面還不夠廣闊,對敵人的刻畫顯得單薄,英雄人物內心世界的開掘也不夠豐富多彩,節奏上略顯單調。作品的這些不足,帶有一定時代在認識和理論上的局限,然而,這只是白璧微瑕,《保衛延安》在長篇小說創作中達到了50年代初期的最高水平,不愧為我國當代文學寶庫中的一件瑰寶。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