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p5knk"></u>
  • <del id="p5knk"></del>
    <code id="p5knk"></code>
        <pre id="p5knk"></pre>
        <code id="p5knk"></cod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狄公案》,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狄公案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第六回 老土工出言無狀 賢令尹問案升堂

            卻說狄公見那老漢前來,說道:“你這太無禮了。我雖是江湖朋友,沒有什么名聲,也不至如此糊涂,到此地來賣藥。只因有個原故,要前來問你。我看這座墳地,地運頗佳,不過十年,子孫必然大發,因此問你,可曉得這地主何人,此地肯賣與不賣?”老漢聽畢,冷笑了一聲,轉身就走。洪亮趕上一步揪著他怒道:“因你年紀長了,不肯與人斗氣,若在十年前,先將你這廝惡打一頓,問你可睬人不睬。你也不是個啞子,我先生問你這話,為什么沒有回音?”那人被他揪住,不得脫身,只得向洪亮說道:“非是我不同他談論,說話也有點譜子,他說這墳地子孫高發,現在這人家后代已絕嗣了。自從葬在此處,我們土工從未見他家有人來上墳,連女兒都變啞子,這墳的風水,還有什么好處?豈不是信口胡言?”洪亮故意說道:“你莫非認錯不成?我雖非此地人民,這個所在,也常到此,那個變啞子的人家姓畢,這葬墳的人家。哪里也是姓畢么?”那老漢笑道:“幸虧你還說知道,他不姓畢難道你代他改姓么?老漢田內有事,沒工夫與你閑談,你不相信,到六里墩問去,就知道了。”說著將洪亮的手一撥,匆匆而去。狄公等他去遠,說道:“這必是冤殺無疑了,不然何以竟如此奇驗,我且同你回城再說。”當時洪亮在前引路,出了幾條小路,直向大道行去。到了下晝時節,腹中已見饑餓,兩人擇了個飯店,飽餐一頓,復往前行,約至上燈時分,已至昌平城內。

            主仆到了衙門,到書房坐下,此時所有的公差,見本官這兩日未曾升堂,已是疑惑不定,說道:“莫非因命案未破,在里面煩悶不成,不然想必又私訪去了。”你言我語,正在私下議論,狄公已到了署內,先問喬太、馬榮可曾回來。早有家人回到:“前晚兩人已回來一趟,因大爺不在署中,故次日一早又去辦公。但是那邱姓仍未訪出,不知怎樣?”狄公點了點首,隨即傳命值日差進來問話。當時洪亮招呼出去,約有半杯茶時之久,差人已走了進來,向狄公請安站下。狄公道:“本縣有朱簽在此,明早天明,速赴皇華鎮高家洼兩處,將土工地甲,一并傳來,早堂問話。”差人領了朱簽,到了班房,向著眾人道:“我們安靜了兩天,沒有聽什么新聞,此時這沒來由的事,又出來了。不知太爺又聽何事,忽然令我到皇華鎮去呢。你曉得那處地甲是誰?”眾人道:“今日何愷還在城內,怎么你倒忘卻了?去歲上卯時節,還請我們大眾在他鎮上吃酒,你哪如此善忘?明日早去,必碰得見他。這位老爺遲不得的,清是清極了,地方上雖有了這個好官,只苦了我們拖下許多累來,終日坐在這里,找不到一文。”那個差人聽他說是何愷,當日回到家中,安息了一夜,次日五更就忙忙的起身。

            到了皇華鎮上,先到何愷家內,將公事丟下,叫他伙計到高家洼傳那土工,自己就在鎮上。吃了午飯,那人已將土工帶來,三人一齊到了縣內。

            差人稟到已畢,狄公隨即坐了公堂,先將何愷帶上問道:“你是皇華鎮地甲么?哪年上卯到坊,一向境內有何案件,為何誤公懶惰,不來稟報?”何愷見狄公開口,就說出這幾句話來,知他又訪出什么事件,趕著回道:“小人是去歲三月上卯,四月初一上坊,一向皆小心辦公,不敢誤事。自從太爺到任以來,官清民安,鎮上實無案件可報。小人蒙思上卯,何敢偷懶,求太爺恩典。”狄公道:“既是四月到坊,為何去歲五月出了謀害的命案,全不知道呢?”何愷聽了這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身上,心內直是亂跳,忙道:“小人在坊,晝夜逡巡,實沒有這案。若是有了這案,太爺近在咫尺,豈敢匿案不報?”狄公道:“本縣此時也不究罪,但是那鎮上畢順如何身死?汝既是地甲,未有不知此理,趕快從實招來!”何愷見他問了這話,知道其中必有原故,當時回道:“小人雖在鎮上當差,有應問的事件,也有不應問的事件。鎮上共計有上數千人家,無一天沒有婚喪善事,畢順身死,也是泛常之事。他家屬既未報案,鄰合又未具控。小人但知他是去年端陽后死的。至如何身死之處,小人實不知情,不敢胡說。”狄公喝道:“汝這狗頭倒辯得清楚,本縣現已知悉,你還如此搪塞,平日誤公,已可概見。”說著,又命帶土工上來。

            那個老漢,聽見縣太爺傳他,已嚇得如死的一般,戰戰兢兢地跪在案前道:“小人高家洼的土工,見太爺請安。”狄公見老漢這形樣,回想昨日他跑的時節,心下甚是發笑。當時問道:“你叫什么,當土工幾年了?”那人道:“老漢姓陶,叫陶大喜……”這話還未說完,兩旁差人喝道:“你這老狗頭,好大膽量,太爺面前,敢稱老漢,打你二百刑杖,看你說老不老了!”土工見差人吆喝,已嚇得面如土色,趕著改口道:“小人該死!小人當土工,有三十年了,太爺今日有何吩咐?”狄公道:“你抬起頭來,此地可是鬼門關了么?你看一看,可認得本縣?”陶大喜一聽這話,早又將舌頭嚇短,心下說道:“我昨日是同那郎中先生說的此話,難道這話就犯法了?這位太爺,不比旁人。”眼見得尊臀上要露丑了,急了半晌,方才說出話道:“大爺在上,小人不敢抬頭。小人昨日魯莽,與那賣藥的郎中,偶爾戲言,求大爺寬恕一次。”狄公道:“汝既知罪,且免追究。汝但望一望,本縣與那人如何?”

            老漢抬頭一看,早已魂飛天外,趕著在下面磕頭說道:“小人該死,小人不知是太爺,小人下次無論何人,再不敢如此了。”眾差看見這樣,方知狄公又出去察訪案件。只見上面說道:“你既知道那個墳家是畢家所葬,他來葬的時節,是何形像,有何人送來,為何你知道他女兒變了啞子?可從實供來。”老漢道:“小人做這土工,凡有人來葬墳,皆給小人二百青錢,代他包冢堆土等事。去歲端陽后三日,忽見抬了一個棺柩前來,兩個女人哭聲不止,說是鎮上畢家的小官。送的兩人,一個是他妻子,那一個就是他生母。小人本想葬在亂家里面,才到棺柩面前,忽那里面咯咋咯咋響了兩聲,小人就嚇個不止。當時向他母親說道:‘你這兒子身死不服,現在還是響動呢。莫非你們入殮早了,究竟是何病身死?’他母親還未開口,他妻子反將小人哭罵了一頓,說我把持公地不許埋葬。那個老婦人,見她如此說法,也就與小人吵鬧起來了。當時因她是兩個女流,不便與她們爭論。又恐這死者是身死不明,隨后破案之時,必來相驗,若是依著亂冢,豈不帶累別人?因此小人方將他另埋在那個地方。誰知葬了下去,每日深夜,就鬼叫不止,百般不得安靜。昨日太爺在那里時候,非是小人大膽,實因不敢在那里耽擱。這是小人耳聞目見的情形,至這死者果否身死不明,小人實不知情,求太爺的恩典。”狄公聽畢道:“既是如此,本縣且釋汝回去,明日在那里伺侯便了。”說罷,陶大喜退了下來。隨即傳了堂諭:“洪亮協同快差,當晚趕抵皇華鎮上,明早將畢順的妻子帶案午訊。”吩咐已畢,自己退入后堂。

            那些快差,一個個搖頭鼓舌,說:“我們在這鎮上,每月至少也要來往五六次,從未聽見有這件事,怎么太爺如此耳長?六里墩的命案還未緝獲,又尋出這個案子來了,豈不是自尋煩惱!你看這事平空而來,叫我們向誰要錢?”彼時你言我語,談論了一會,只得同洪亮一齊前去。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狄公案介紹:

        《狄公案》又名《武則天四大奇案》《狄梁公全傳》,清末長篇公案小說,作者名已佚,共六卷六十四回,前三十回,寫狄仁杰任昌平縣令時平斷冤獄;后三十四回,寫其任宰相時整肅朝綱的故事。故事情節較為細致縝密,帶有政治色彩。《狄公案》從故事框架上看,仍是清官與俠客合流的小說。但書中的俠客比起以往《施公案》《彭公案》的俠客戲份少了很多,如同虛設,基本上全都是寫狄仁杰的政績。小說的前三十回,寫斷案折獄故事。這些故事的描寫,與以往的公案小說相比,有很大的不同。這部小說在敘事方面,雖然有不少地方有平鋪直敘、繁冗瑣碎,令人沉悶的毛病,但也有不少能使人提神的情節。這主要表現在前三個刑事案件的敘述與描寫上。三個案子雖然并無案情聯系,但敘述方式卻相互套扣,即一案未了,暫且擱置,形成懸念,卻另起新案,寫到適當地方,再續舊案,以便吸引讀者。這種寫法,是從《施公案》等作品中學來的。有些情節與場面,如寫周氏與鄰居青年徐德泰通過地下室私通,頗令人驚奇但并不污穢;寫賀三太與獄卒一起閹割武后嬖人薛敖曹的場面,則令人觸目驚心。其一,題材本身寫的是宮闈秘事。張昌宗便是那個“蓮花”一般的六郎,武則天的“面首”。懷義和尚,更是武則天的密友。其二,1890年,也正是現實生活中的慈裙太后越來超使人憤捻的時候。再過4年便是甲午戰爭,洋務運動破產之日,再過8年便是光緒變法維新、旋被慈禧扼殺之時。1888年至1898年,是康有為七次上書要求變法的年代。所以,作者選此歷史題材,實為借古人以諷時酞別具只眼,匠心獨運之作。而前面的殺人功貨案,誤飲毒茶案,也許正是掩人耳目的遮蓋物。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