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qokh2"></object><nobr id="qokh2"><tt id="qokh2"><p id="qokh2"></p></tt></nobr><delect id="qokh2"><option id="qokh2"><big id="qokh2"></big></option></delect>
<i id="qokh2"><option id="qokh2"><listing id="qokh2"></listing></option></i>
<i id="qokh2"><option id="qokh2"><listing id="qokh2"></listing></option></i>
    <optgroup id="qokh2"><del id="qokh2"></del></optgroup>
    <object id="qokh2"><option id="qokh2"></option></object><delect id="qokh2"><rp id="qokh2"><big id="qokh2"></big></rp></delect><optgroup id="qokh2"></optgroup>
    <optgroup id="qokh2"></optgroup><thead id="qokh2"></thead>
    <font id="qokh2"></font>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敵后武工隊》,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敵后武工隊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五三


      【第十六章】
      一
      自從在馬池村東狠狠地敲了夜襲隊,一家伙,武工隊又像扎住根似的在保定附近活動起來。
      魏強的小隊回到之光邊緣區,馬上和劉文彬、汪霞他們會合了。在夜襲隊剛挨過打,群眾情緒又竄上來的時候,他們趁熱打鐵搞了個政治攻勢:分散到各村去秘密召開群眾大會;個別登門教育偽人員;三六九日召開偽軍家屬座談會;經常不斷到炮樓跟前給偽軍上政治課;等等。什么事都擱不住日子長。天長日久老百姓更懂得了“敵必敗,我必勝”的道理。為了勝利,他們凈偷偷地盡自己的力量作抗日工作;和鬼子有點瓜葛的人,常秘密托門煩人地拉關系,找出路。冬天天短。這天是陰天,天黑得更快。
      魏強緊卷了支煙,擦著火柴,吸著,回手點亮炕桌上的油膩烏黑的燈盞。門簾一挑,汪霞走進來。她聲不大地朝魏強問:“哎,你見到了我那截鉛筆嗎?”對魏強這樣不加稱呼地說話,汪霞還是第一次。為什么這樣,她自己也不知道。當她猛地醒悟過來,臉燒得像喝過了烈性酒。她用眼角偷偷地掃了一下人們,人們正全神貫注地瞅著賈正。賈正張著沒門牙的嘴巴,像在對人們講學什么,誰也沒注意聽她說話。只有魏強笑了笑,幫助她東翻西摸地找。她忙加解釋:“魏同志,你看,正想寫東西,它偏丟了!”話語自己聽來都不自然,趕忙裝找的樣子低下了頭。
      炕上,席下,炕沿縫里……找了個夠,也沒發現那截三個手指頭捏不住的鉛筆頭。魏強便從自己衣袋里拿出那支拾來的鋼筆遞過去:“給你,拿去使!”
      汪霞接過筆來,心中立刻涌出一種說不出的情感來,這正是她哥哥――之光縣敵工部長汪洋(化名叫黃占立)送給她的那支鋼筆,去年到冀中來的道兒上丟了。當她發現魏強拾了這支筆時,有很多次想借機告訴他:“你知道嗎,這筆是我丟的啊!”但不知為什么,每當這時,另一個想法把她滾到舌尖的話語擋了回去。“不!不能!眼下,他是多么需要筆呀!再說,筆是我的,我丟了,可是,他撿了,是他呀!他……”
      汪霞借燈光看著自己心愛的鋼筆在想,不覺,臉兒忽然熱烘烘地發起燒來。她偷偷地瞅了一下魏強。哪知魏強的兩眼沒離開她的臉,四目一對,羞得她再也不敢抬頭了。“你使罷,別不好意思的!”魏強指著汪霞手拿的那支桔黃色的鋼筆說,“你知道,這支筆不是我的,是我那次送你們過鐵路,在石莊村北打仗的那個地方撿的。我捉摸,可能是咱們人丟的。誰的,可就不知道了!將來碰見這丟筆的人,一定……”
      魏強說到這,逗得汪霞噗哧一笑。汪霞心里話:“誰的?我的,就是不告訴你。你個傻……”
      “你笑什么?這是真實話!”魏強以為汪霞不信服。汪霞立刻點頭說:“誰說是假的啦!不過,環境這么殘酷,地區那么大,同志們東西南北到處都是,你想找這支鋼筆的主人,可是個海底撈針――難辦的事。叫我說,干脆死了那份心,當成自己的家什用吧,我保證沒有人來認它。”她說完,像個淘氣的小孩子,歪著頭,斜著眼,沖魏強微微一笑,好像在說:“這些話,你自己捉摸捉摸吧!”
      看到汪霞的最后一笑,魏強就是有點莫名其妙,又一回味汪霞的語意,特別是末了幾句,覺得里面好像有玩藝。是什么呢?他思前想后地捉摸了一陣子,也沒有捉摸出來。這時小炮手胡啟明從崗上被換回來。他身披著一層白雪,大口吐著熱氣走進屋子,將劉太生使過的那支馬步槍朝炕沿上一戳靠,用手撲打撲打身上的雪粉,跺達跺達腳上的泥土,不高興地坐在炕沿上。
      “怎么?單思病還在犯?真是鉆牛犄角找套里間的手。”常景春抄起掃炕苕帚扔給了胡啟明。
      “什么單思病?大騾子大馬使喚慣了,現在硬給個驢駒子擺弄,真不順手!”胡啟明像懷有多大委屈似地叨念。
      賈正聽過胡啟明的話,心里老大的不高興,于是開口就說:“虧你是個老兵,怎么就忘了步槍在戰斗中的作用了?‘八八式’天好,炮彈放完,能端起來沖鋒?機關槍是件好武器,可它沒有刺刀,打不了白刃戰。”他說著抄起馬步槍,像拿麻秸桿似地掂量掂量,“這玩藝離遠了能開火射擊;離近了刺刀一上,兩手一端,兩眼珠子一瞪,騰地跳出陣地,呀的一聲,沖到敵人跟前,一個跳直刺,就戳敵人個透心涼……”
      胡啟明鼓起眼睛,望著賈正;等賈正噴著唾沫星子一氣把肚里的話兒說完,小嘴一撇,鼻子一哼,心懷不滿地叨叨開:“誰也不是剛入伍的新戰士,干什么一套套的上軍事課,講步槍學。馬步槍是好武器,比咱早先那‘獨打一’勝強百倍,我有什么理由不愿使喚它?我是太結記那門跟我幾年的‘八八式’總怕別人不愛護它,我跟它的感情太深了。”“既然有那么深的感情,你怎么不和它結婚?”辛鳳鳴插過一杠子,逗得人們轟地笑起來。
      “廢話!你天天夸你的馬步槍好,怎么不和它結婚?”胡啟明反頂過來。
      “算啦,算啦!”魏強湊上來給解圍。“人哪,不論對什么,只要產生了感情,就從心眼里喜愛,喜愛上了,就時刻不忘地結記著。這不是個怪事,當然更不是個錯誤。只要不妨礙整個工作就行。你那‘八八式’人家借去幾天當教練武器用,很快就會還來。”
      “對呀!”賈正拍下巴掌陰陽怪氣地叫了一聲。別看他是個魯莽漢子,眼里可擱不下細沙。多半年的活動,他從魏強、汪霞的眼神上、話語間,已看到他倆有了意思。所以等魏強話說完,接過來補充:“小隊長說得對。特別是人與人之間要有了感情,結記得更周到!”他說完,又朝汪霞擠擠眉眼,好像說:“我在說小隊長和你汪霞同志呢!”
      賈正說話時,汪霞頭沒抬,手里老是用那支桔黃色的鋼筆在紙上畫。不過心兒直跳,白白光光的臉蛋,早已變成了粉紅色。雖說抿著嘴地樂,心里卻在責備魏強:“你說這么幾句干什么?真……”聽話音,咂滋味,魏強心里明白賈正是沖他和汪霞來的。他要轉移人們的注意力,扭頭瞅瞅黑糊糊的窗戶,轉過臉來便問:“外邊雪下大了?誰知老劉同志他們什么時候能到馬池?”說完起身跳下炕,朝外間屋走去。
      人們送走魏強的背影,瞅瞅抬起頭來的汪霞,都不出聲地笑了。
    相關文章:

    上一篇:五二 下一篇:五四 回目錄:《敵后武工隊

    敵后武工隊介紹:

    《敵后武工隊》是2009年解放軍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長篇小說,作者是馮志。故事主要根據抗日戰爭時期武工隊戰斗經歷,描寫的冀中抗日斗爭的故事,是一部紅色經典之作。先后三次被改編拍攝成電視劇和電影。作者所以要寫《敵后武工隊》這部小說,是因為這部小說里的人物和故事,日日夜夜地沖激著我的心;我的心被沖激得時時翻滾,刻刻沸騰。我總覺得如不寫出來,在戰友們面前似乎欠點什么,在祖國面前仿佛還有什么責任沒盡到,因此,心里時常內疚,不得平靜!《敵后武工隊》是描寫冀中軍民抗日斗爭故事的優秀長篇小說,它通過以魏強為首的武工隊同日偽軍的復雜艱苦的斗爭,熱情地謳歌了中國人民的偉大斗爭精神、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贊美了中國軍民在頑敵面前那種百折不撓、剛毅不屈的高貴品質,表現了中國人民那種必勝的堅定意志和信心。小說好似莊嚴的宣言書,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是永遠不能戰勝的。小說對日本帝國主義者進行了無情地揭露,把日軍的殘酷無道,兇狠暴戾,渾身充滿血腥的侵略本質暴露無遺,它形象地告訴人們一切侵略戰爭都必然要失敗的道理。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