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p5knk"></u>
  • <del id="p5knk"></del>
    <code id="p5knk"></code>
        <pre id="p5knk"></pre>
        <code id="p5knk"></cod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紅日》,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紅日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楊軍、張華峰、秦守本他們追了上去,金立忠的火力,跟在敵人的屁股上兇猛地追擊著。副班長帶的下半班,和排長陳連帶的兩個班,幾乎同時包抄到敵人的前頭,攔斷了敵人的歸路。敵人有的死在路上,有的驚魂喪膽地跳到淤河里去,淹死了。一個班的敵人,只有一個沒有死,胸口中了兩顆子彈,血,浸濕了他的灰黃的軍衣,胸前印著“靈”字的符號,也濺滿了血污。當把他抬走的時候,他模糊地意識到他當了俘虜,微微地抬起他的右手,大聲哭叫著說:“你們趕快把我打死!打死!”
          走了沒有幾步,他就死了。
          【二】
          兩天以后,敵人終于攻到了漣水城下,楊軍的一個班,只剩下五個人,副班長帶的下半班,由于掩蔽部中了一顆一百磅的炸彈,全部犧牲了,醬黃色的發著油光的泥土掩埋了他們。楊軍的左肩,楔入了一寸多長的一塊炮彈片。他剛剛發覺自己受了傷,敵人步兵的第七次沖鋒,到達了他們扼守著的戰壕附近。來不及包扎傷口了,他和他班里僅有的四個戰斗員,迎著敵人沖了出去。前進了一段之后,楊軍憑據著單人掩體,忍著傷痛,把槍口對準著敵人射擊。他看得清楚,他射出的子彈,穿進了正在向他面前奔來的兵士的肚腹,那個兵士的身材很高大,光禿著腦袋,手里拿著一支湯姆槍,在中彈之后,還向前跑了四、五步,才抱著肚子倒下去。
          這時候,楊軍的頭腦,比坐在掩蔽部里清醒得多,對他的射擊的準確性,充滿以往所沒有過的信心。“又是一個!”他的心頭漾起了一種殺敵致果的快感。一個赤紅臉高鼻頭的敵人,在離他三十來米的地方,腦瓜摜倒在一棵樹樁子上,血從口里噴吐出來。敵人的沖鋒隊形是密集的,真象是一窩狂蜂,低著頭,躬著身子,看樣子是受過最嚴格的訓練,向前跑步沖鋒的時候,竟還保持著先后層次,前頭的總是跑在前頭,后頭的總是落在后頭。大概是個軍官,在楊軍面前一百五十米遠的一道矮墻后面,不時地冒出頭來,舉著手里的駁殼槍,“砰砰叭叭”地射擊著,嘴里大聲喊叫:“沖!沖上去!不許回頭!”在他督戰的槍聲和喊聲下面,兵士們沖進了幾步,又伏下身子,頭臉緊緊地貼到地面上,躲避著迎面射來的子彈,他們還不時地回過頭去,看看后面的人跟著沖上來沒有。這樣沖鋒的陣勢和速度,使得楊軍能夠從容地觀察敵人,從敵人群中選擇他的射擊目標。
          那個軍官又把腦袋露到矮墻上面來,他連續打了十多發子彈,喝令撲在地面上的兵士們,爬起身來繼續沖鋒。楊軍沒有讓這一眨眼的良好機會滑過,他扣了一下槍機,一粒子彈從槍口飛了出去,矮墻上那個軍官的頭,從此就不再冒露到矮墻上面來了。全戰壕的戰士們,和出口的子彈一樣,猛然地飛蹦出去,完全忘卻了上空的敵機正在嚎叫著扔下雨點般的炸彈,他們急風驟雨似地撲向了敵人。敵人從地面上慌張地爬起來,有的回頭就跑,有的爬起來又撲倒下去,有的對著向他們反擊的隊伍,顫抖著身子胡亂射擊。楊軍、張華峰沖在最前面,一口氣沖到那道矮墻下面。
          象前天夜晚那樣的小出擊,在楊軍的戰斗生活里,至少有過三十次。敵人在八個小時內舉行了七次沖鋒,在這第七次沖鋒的時候,來一個兇猛的反沖鋒,對于楊軍確是當了五年戰士的頭一遭。他感到很痛快,也很新奇。“這樣的戰法很有味道。”他的心里,有這樣的感覺。勝利的愉快,壓服了肩部創傷的疼痛,在矮墻附近,他又打死了一個向他撲來的敵人。
          他終于癱軟下來。高速度的奔跑和傷口的流血過多,使他的肢體失去了撐持的力量,昏倒在矮墻底下。燙熱的槍壓在他的身上。他雖然還很清醒,但臉色已經蒼白,呼吸也顯得微弱起來,他緩緩地呻吟著,嘴里非常干澀,口唇不住地掀動,在強烈的陽光下面,他閉上眼睛躺在地上。大約過了不到一分鐘,一股硝煙竄入到他的鼻腔里,他又張開沉重的眼皮。
          淤河東岸的一個小莊子,落下了敵人的硫磺彈,房屋和草堆正在燃燒,濃煙隨著風勢吹拂過來。他想爬起身來,他從腰眼底下抽出麻木的右手,和他的臀部同時用力,按著堅硬的地面,緊緊地咬著牙關,把沉重的身體向上撐起,但是,他沒有能夠如愿,他又跌倒下去,仍舊躺在矮墻底下。喘息了一下,他摸著掛在腰皮帶上的水壺,想得到一口水喝;用力搖晃一下,水壺輕得幾乎沒有分量了,水壺碰到槍桿子上,發著空洞的聲音。“沒有水了,”他喃喃地說道。他把貼在地面的頭,歪向左右兩邊望望,沒有什么動靜,大炮不響了,槍聲也很稀疏,除去在他的右前方淤河邊上橫著一具敵軍士兵的尸體以外,他幾乎什么東西都沒有看見。
          這時候,他突然感到孤獨和不安。“我不行了嗎?”他心里暗自地問著。稍隔一會,突然一陣槍聲,使他從迷蒙的狀態里清醒過來。奔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本能地爬了起來,全身生發起一股熱力,好似一盆烈火在燃燒。他的眼前出現了在十幾分鐘以前看到過的那個敵人的形象。他確信沒有看錯,是腦袋冒到矮墻上面被他一槍擊倒的那個軍官。軍官的手里握著嶄新的快慢機,槍上的烤藍一點沒有磨退,耀著閃閃的光亮,軍官的眼睛也在發光,血從頭發叢里經過鼻子、嘴唇,流到他的脖子里。軍官好似明白面前的這個人正是開槍把他擊倒的射手,仇恨從他那發著紫色的眼珠顯露出來,他的一只手抓住矮墻的泥土,竭力地撐持著身體,一只手舉起槍來,食指在槍機上連連抖動,朝著楊軍射擊。可是,沒有一顆子彈射擊出來。他焦急而又失望地靠在矮墻上,考慮著用別的什么手段重新對付他的敵手。
          楊軍在敵軍軍官舉槍向他射擊的時候,迅速地把身子向旁邊閃讓一下,不料一塊磚頭絆了他,他踉蹌了兩三步,才站穩了腳跟。他完全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的這個地方,還會發生這樣一場白刃戰。楊軍清楚地知道了敵手的弱點,不是槍壞了,便是槍膛里沒有了子彈。他停頓了一下,抱住他的槍托,舉起閃光灼灼的刺刀,沖到矮墻的那一面,轉過身子,拚力地朝著軍官的胸口刺去,由于用力過度,他的兩手抖動了一下,刺刀深深地插入到墻肚里去,刀鋒侵入的地方,距離軍官的臂膀大約還有二寸到三寸光景。楊軍急得頭上迸出了豆大的汗珠,正要從墻肚里拔出刺刀來,進行第二次刺殺,軍官卻頹然地倒了下去。楊軍吃力地把刺刀從墻肚里拔了出來,頭比先前暈眩得更加厲害,他的體力似乎已經消耗完了,癱靠在矮墻上喘息著,好似剛才的敵軍軍官站立著的那個姿態一樣。
          追擊敵人的秦守本在一個炮彈坑旁邊跌了一跤,膝蓋碰出了血,褲筒子卷到大腿上,傷處裹著紗布,攀著張華峰的肩膀,一拐一拐地走回到矮墻跟前。
          他們扶著楊軍回向陣地,在走了十多步以后,楊軍突然停止下來,說道:“把那個軍官弄來,他沒有死!”
          “家伙已經給我繳來了!”秦守本晃著嶄新的快慢機說。
          “把他弄來,是個軍官,他還是活的!”楊軍堅決地說。
          “不死,也快斷氣了!”秦守本還是不愿意回去。
          “我去!”張華峰說著,跑回到矮墻那里去。
        相關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目錄:《紅日

        紅日介紹:

        《紅日》,吳強所著紅色經典小說,描寫在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在山東殲滅國民黨部隊整編74師的故事。故事以軍長沈振新、政委丁元善所率領的一支部隊為主線,環繞著山東戰場上著名的萊蕪、孟良崮兩大戰役,描繪了波瀾壯闊的戰斗場面和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跡。《紅日》在用藝術形式表現重大戰役方面作了較好的探索。它以1947年山東戰場的漣水、萊蕪、孟良崮三個連貫的戰役作為情節的發展主線,體現出作者對現實戰爭小說的“史詩性”的藝術追求,即努力以宏大的結構和全景式的描寫展示出戰爭的獨特魅力。這三次戰役中,解放軍有敗有勝,各具特點,作家的描寫也詳略得當,各有側重,在敘述歷史事件的過程中,體現了其在小說結構上的別出心裁。《紅日》的突出成就,是成功地塑了一系列血肉豐滿的藝術典型。在我軍將士的英雄群像中,軍長沈振新和副軍長梁波是兩個引人注目的人物。沈振新是從長征中鍛煉出來的我軍高級指揮員,小說通過對他在幾個主要戰役中的軍事指揮活動的勾勒,鮮明地表現他的思想性格。作為指揮員,他堅定勇敢,沉著冷靜,作為戰斗隊伍中的普通一員,他與戰士一樣有著豐富的感情,曾為失敗而痛苦焦慮,為勝利而喜悅歡欣。作者既表現他作為軍長的原則性和剛毅嚴肅的氣質,又多側面地描繪他普通人的細膩、豐富的感情,將一個可親可敬的軍級指揮員形象描繪得栩栩如生。副軍長梁波性格開朗樂觀、幽默風趣,他指揮戰斗,教育部屬,甚至連談情說愛,也處處顯示出軍事家兼政治家的風度。應當說,沈振新和梁波這兩個指揮員形象的塑造,為當代文學英雄人物畫廊增添了新的光彩。《紅日》是一部現實主義的成功之作,堪稱新中國軍事文學創作歷史上的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