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p5knk"></u>
  • <del id="p5knk"></del>
    <code id="p5knk"></code>
        <pre id="p5knk"></pre>
        <code id="p5knk"></cod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鐵道游擊隊》,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鐵道游擊隊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三七


          “你怎么也跟來了呀!”
          “政委!”小坡懇切的說,“我要報仇!”
          李正沉思了一刻,當他想到小坡的語氣很堅決,充滿了仇恨,就說:“好!”
          他囑咐彭亮好好照顧小坡,便帶著四組,隨著漸漸走遠的三組,穿進橋洞。
          風漸漸大起來,天上的云層象黃河的浪濤樣在飛走,西北風呼呼的擰著鐵路邊的電線桿,使電線在吱吱的響。夜的遠處,風卷著煤灰,扇著焦池的滾滾白煙,煤礦公司和車站的電燈,星星點點的好象沒有往日亮了。
          這時候,一簇簇的人影,從棗莊西穿過鐵道南,再向東繞到車站道南的商業和居民區。他們從正南的小胡同里溜進車站南部,穿過背街小巷,在靠近洋行屋后的小夾道里停下。隔著洋行及洋行大門前的幾股鐵道,對面就是站臺,票房正向著這個方向。站臺的電燈光只能遠遠的射到洋行的大門前邊,射到洋行的屋脊上。
          老洪帶著魯漢、小山守著通往車站的夾道口,因為他知道魯漢的性情暴躁,不適于作挖墻工作。這是個細活,不小心弄出聲響,會壞了事。他和魯漢、小山,趴在夾道口的墻角影里,監視著站上的敵人。
          魯漢把手榴彈蓋子打開,這是昨天從小屯借來的,他抓在手里,眼睛睜大著盯住站臺上鬼子的崗哨。風呼呼的吹著,把地上的塵土揚起來,不住的迷著魯漢的眼睛,他揉著,肚子里在罵著:“奶奶!”兩眼仍不住的盯著前方。老洪比他有經驗,是蹲在墻角上,象一個石像樣望著站臺上的動靜。鬼子的崗哨在燈光下,來回踱著步。皮靴釘子踏著地上的石子,在咯咯作響,刺刀在燈光下一閃一閃的發亮。票房后邊,碉堡的黑黑的射擊孔,向外張著嘴,里邊伸出機關槍的頭頸。
          已是夜半十二點以后。夜很靜,只有呼呼的風聲,遠處傳來一兩聲狗叫。王強在屋后,用步量著,在靠近右邊夾道的院墻角上,用指頭敲著指點給彭亮、林忠,他用眼睛示意:“就在這個地方挖。”彭亮和林忠拿著修鐵路的工具――起道釘用的一端象豬蹄形的火龍棍、鐵鍬、螺絲扳子,靠近墻邊。
          彭亮在王強手指的地方,用螺絲刀在輕輕的劃著石灰溝的磚縫。螺絲刀來回的在石灰縫上劃著、刻著,要用力,但又不能弄出音響。彭亮把一塊磚四面的石灰縫都挖進去時,頭上已冒著熱汗,挖斷了兩把螺絲刀。林忠兩手擎著沉重的火龍棍,把豬蹄形的尖端插進挖進去的石灰縫里,輕輕的往里一撬,這塊磚活動了。彭亮把磚輕輕的拔出來,遞給別人,再慢慢的,象生怕跌破的瓷器似的,放在地上。這時又換林忠上來挖磚,因為挖出第一塊以后就好辦了。彭亮接過他的火龍棍,等林忠挖動磚,再來撬。
          西北風在呼嘯,天象在陰起來。在黑影里的人們緊張的勞作著,鐵鍬劃著石縫,發出輕微的吱吱的聲響。在這呼嘯的狂風里,連鐵路上的石子都將要被吹起的動靜里,這吱吱的聲音是顯得多么輕微,難以聽出呀。
          老洪的身影,突然轉進夾道深處,抓了李正一把。李正很機警的,順手把彭亮的肩膀按了一下,勞作暫時停下來。李正帶著一個隊員輕輕的隨著老洪到夾道口去。
          李正在墻角上,望著站臺。電燈光下,有三個鬼子。他們肩著槍,咔咔的走下站臺,越過鐵軌,徑直的朝洋行大門口這邊走來,嘴里還在嘰咕著什么。越來越近了,皮靴聲聽來已經刺耳的清晰了。離夾道口只有十幾步了。墻轉角的夾道黑影里的人群,一陣陣的緊張起來,有六支黑黑的槍口在對著鬼子,手指已壓到扳機上,只等一勾了。
          只聽魯漢的呼吸聲更加急促,他握著手榴彈的手突然揚起,李正上前一把,猛力抓住他的手臂,又把它按下去。這時,他們的眼睛都張大著看鬼子的動靜,可是鬼子在洋行門口站了一會,又嘰咕著向西邊走了,咯咯的皮靴聲,慢慢的遠了。
          站上又恢復了寂靜,夾道里的墻角邊,人影又在蠕動。輕微的吱吱聲又起了。洞口開始象盆口樣大,現在已經象個煤筐一樣大了。吱吱聲停下來。
          夾道里的人群,又分四組站好。老洪拍了一下王強的肩,王強點了點頭,帶了第一組,到洞口邊,他先鉆進去,摸到廁所里,就推開了半掩的、通往院子里的便門,探頭望一下院里的動靜,只隱隱的聽到呼呼的鼾聲。他又折回洞口,伸手向外邊招了招,第一組就接著鉆進來,隨后是彭亮的第二組,林忠的第三組,魯漢的第四組,都陸續的進來,擠在廁所里。
          留下一個隊員在洞口守望,老洪、李正便輕輕的走出廁所的門,看一下院子里的動靜。
          老洪一招手,隊員們都從廁所里溜出來。一組靠南屋檐下,二組靠東屋檐下,三、四組在廁所門兩邊,都蹲在那里,屏住呼吸。每組的頭兩人都是短槍,準備從兩邊拉門,他們都在靜等著老洪和政委發出行動的信號。
          當老洪一步躍進院子,象老鷹一樣立在那里。一聲口哨,四簇人群,嘩的向四個屋門沖去,只聽四個帶滑車的屋門“嘩啦”一陣響,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里,四個門都被持槍人拉開,刀手們一竄進去,持槍的隊員也跟進去了。
          各屋里發出格里呵叉的聲響,和一片鬼子的號叫聲。小坡最后竄進南屋去,屋里的幾支手電筒在交叉著,隊員們在劈著鬼子。有個鬼子正在和彭亮搏斗,鬼子抓住了彭亮的手,使彭亮砍不下去。小坡跑上去,舉起斧子,對準鬼子的后腦勺,用盡全力劈去,鬼子撲通倒在炕前了。
          當彭亮、小坡和其他三個隊員剛摘下墻上的短槍,正要走出屋門的時候,只聽到東西兩廂房里傳出砰砰的槍聲。他們知道這是遇到棘手時,不得不打槍的了。
          彭亮帶著他的小組走到院子里,他看到魯漢提著刀,肩上也背上了日本短槍,就在這時候,“砰砰砰……”震耳的機關槍聲從對面站臺上射過來了,機槍子彈打得南屋檐上的瓦片噗噗的往下亂掉。老洪一聲口哨,用手往廁所一指,人群都向那里擁去。
        相關文章:

        上一篇:三六 下一篇:三八 回目錄:《鐵道游擊隊

        鐵道游擊隊介紹:

        《鐵道游擊隊》由劉知俠所著,是一部描寫在抗日時期,魯南地區確有這樣一支游擊隊,開始在臨(城)棗(莊)支線,以后發展到津浦干線上活動。在廣大的革命根據地中由共產黨人領導的一支特殊的游擊小分隊以打擊日偽軍的交通線為目的而與日偽勢力進行游擊斗爭的英雄故事。小說出版后,立即成為搶手讀物,并多次再版,先后被譯成英、俄、法、德、越等近10種文字,成為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文學經典。寫這部書,讓只有初中學歷的劉知俠頗費周折。在抗日戰爭時期,魯南棗莊礦區有一批煤礦工人和鐵路工人,由于不堪日寇的屠殺和蹂躪,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秘密地組織和武裝起來。他們殺鬼子,奪取敵人的武器,發展成一支短小精悍的游擊隊,配合主力部隊作戰,在臨棗線上展開武裝活動。以后他們又西去臨城附近,以微山湖為依據,堅持津浦干線的對敵斗爭。在斗爭中,他們發揮了工人階級的高貴品質和頑強的斗爭意志。幾年來他們在鐵路線上破鐵路、撞火車、奪物資,在火車上打殲滅戰,創造出許多驚人的英雄事跡。敵人也曾瘋狂地對他們反復進行“清剿”、“掃蕩”,組織無數特務隊對付他們,但都被他們一一粉碎。鐵道游擊隊迎接了最殘酷的考驗,堅持到抗日戰爭勝利,最后迫使近千的鬼子鐵甲列車部隊,向他們投降。日本鬼子投降后,蔣敵偽合流,進攻解放區,他們又頑強地進行阻擊戰。小說到此結束。他們轉入主力部隊,以大規模的運動戰來殲滅蔣軍,解放全中國,是以后的事了。在《鐵道游擊隊創作經過》中,劉知俠曾這樣寫道:“我事先剖析了一遍《 水滸傳》,在寫作上注意以中國民族文學的特點來刻畫人物,避免一些歐化的詞句和過于離奇的布局和穿插,把它寫得有頭有尾,故事線索鮮明,每一個章節都有一個小高點。”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