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p5knk"></u>
  • <del id="p5knk"></del>
    <code id="p5knk"></code>
        <pre id="p5knk"></pre>
        <code id="p5knk"></cod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文心雕龍譯注》,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文心雕龍譯注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四八、知音

          《知音》是《文心雕龍》的第四十八篇,論述如何進行文學批評,是劉勰批評論方面比較集中的一個專篇。

          全篇分四個部分。第一部分講“知實難逢”。劉勰舉秦始皇、漢武帝、班固、曹植和樓護等人為例,說明古來文學批評存在著“貴古賤今”、“崇己抑人”、“信偽迷真”等不良傾向,而正確的文學評論者是很難遇見的。第二部分講“音實難知”。要做好文學批評,的確存在著一定的困難。因為從客觀上看,文學作品本身比較抽象而復雜多變;從主觀上看,評論家又見識有限而各有偏好,所以難于做得恰當。根據這種特點和困難,第三部分提出了做好文學批評的方法:主要是批評者應博見廣聞,以增強其鑒賞文學作品的能力;排除私見偏愛,以求客觀公正地評價作品;并提出“六觀”,即從體裁的安排、辭句的運用、繼承與革新、表達的奇正、典故的運用、音節的處理等六個方面著手,考察其表達的思想內容和這六個方面能否恰當地為內容服務。第四部分提出文學批評的基本原理:“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說明文學批評雖有一定困難,但正確地理解作品和評價作品是完全可能的。最后強調批評者必須深入仔細地玩味作品,才能領會作品的微妙,欣賞作品的芬芳。

          《知音》是我國古代第一篇比較系統的文學批評論,相當全面地論述了文學批評的態度、特點、方法和文學批評的基本原理,并涉及文學批評與創作的關系和文學欣賞等問題。但這些問題本篇都講的比較簡略,還須聯系全書有關論述,才能全面理解劉勰的文學批評觀點。劉勰的批評實踐,基本上是貫徹了他在本篇提出的主張的。因此,根據本篇所論,也有助于我們認識劉勰是怎樣評論古代作家作品的。

          (一)

          知音其難哉1!音實難知,知實難逢2;逢其知音,千載其一乎!夫古來知音3,多賤同而思古4;所謂“日進前而不御5,遙聞聲而相思”也6。昔《儲說》始出7,《子虛》初成8,秦皇、漢武,恨不同時9;既同時矣,則韓囚而馬輕10,豈不明鑒同時之賤哉11?至于班固、傅毅12,文在伯仲13,而固嗤毅云14“下筆不能自休15”。及陳思論才16,亦深排孔璋17;敬禮請潤色18,嘆以為美談19;季緒好詆訶20,方之于田巴21:意亦見矣。故魏文稱“文人相輕”22,非虛談也。至如君卿唇舌23,而謬欲論文,乃稱史遷著書24,咨東方朔25;于是桓譚之徒26,相顧嗤笑。彼實博徒27,輕言負誚28;況乎文士,可妄談哉?故鑒照洞明29,而貴古賤今者,二主是也30;才實鴻懿31,而崇己抑人者32,班、曹是也33;學不逮文34,而信偽迷真者35,樓護是也。醬瓿之議36,豈多嘆哉?

          〔譯文〕

          正確的評論多么困難!評論固然難于正確,正確的評論家也不易遇見;要碰上正確的評論家,一千年也不過一兩人吧!從古以來的評論家,常常輕視同時人而仰慕前代人,真像《鬼谷子》中所說的:“天天在眼前的并不任用,老遠聽到聲名卻不勝思慕。”從前韓非子的《儲說》剛傳出來,司馬相如的《子虛賦》剛寫成,秦始皇和漢武帝深恨不能和他們相見;但是后來相見了,結果卻是韓非下獄,司馬相如被冷落:這不顯然可以看出是對同時人的輕視嗎?至于班固同傅毅,作品成就本來差不多,但班固卻譏笑傅毅說:“傅毅寫起文章來就沒個停止的時候。”曹植評論作家時,也貶低陳琳;丁廙請他修改文章,他就稱贊丁廙說話得體;劉修喜歡批評別人,他就把劉修比作古代的田巴:那么,曹植的偏見就很明顯了。所以曹丕說“文人互相輕視”,這不是一句空話。還有樓護因有口才,便居然荒唐得要評論文章,說什么司馬遷曾請教于東方朔;于是桓譚等人都來嘲笑樓護。樓護本來沒有什么地位,信口亂說就被人譏笑;何況作為一個文人學者,怎么隨便亂發議論呢?由此看來,有見識高超而不免崇古非今的人,那就是秦始皇和漢武帝;有才華卓越而抬高自己、壓低別人的人,那就是班固和曹植;有毫無文才而誤信傳說、不明真相的人,那就樓護。劉歆擔心揚雄的著作會被后人用來做醬壇蓋子,這難道是多余的慨嘆嗎?

          〔注釋〕

          1 知音:本意是指懂得音樂,對音樂能作正確的理解和評論,這里是借指對文學作品的正確理解和批評。

          2 知:指知音者,即對文學作品能作正確理解和評論的人。

          3 知音:這里泛指一般的評論家或欣賞者,而不管正確與否。

          4 同:指同時代的人。古:古人。

          5 御:用。

          6 聲:名聲。這兩句是《鬼谷子·內楗(jiàn見)》篇中的話。

          7 《儲說》:戰國時期杰出的思想家韓非所著《韓非子》中,有《內儲說》、《外儲說》等篇。

          8 《子虛》:指西漢作家司馬相如的《子虛賦》。

          9 恨不同時:《史記·老莊申韓列傳》中說,秦始皇讀了韓非的《孤憤》等篇曾說:“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漢書·司馬相如傳》中說:漢武帝讀了司馬相如的《子虛賦》曾說:“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

          10 韓:指韓非,他入秦后,被讒入獄而死。馬:指司馬相如,他始終只是漢武帝視若倡優的人。

          11 鑒:察看。《抱樸子·廣譬》:“貴遠而賤近者,常人之用情也;信耳而疑目者,古今之所患也。是以秦王嘆息于韓非之書,而想其為人;漢武慷慨于相如之文,而恨不同時。及既得之,終不能拔,或納讒而誅之,或放之乎冗散。”此即劉勰以上論述所本。

          12 班固:字孟堅,東漢初年史學家、文學家。傅毅:字武仲,和班固大致同時的文學家。

          13 伯仲:兄弟。這里指班固和傅毅作品的成就差不多。

          14 嗤(chī吃):譏笑。

          15 休:停止。全句意指傅毅寫作不會剪裁。以上幾句見曹丕的《典論·論文》:“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固小之;與弟超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

          16 陳思:即曹植,他封陳王,謚號“思”。

          17 排:排斥。孔璋:陳琳的字。他是“建安七子”之一。曹植《與楊德祖書》說:“以孔璋之才,不閑于辭賦。”

          18 敬禮:丁廙(yì意)的字。他是漢末作家,曹植的好友,常請曹植修改他的文章。潤色:修改加工。

          19 美談:恰當的說法。指曹植在《與楊德祖書》中所引丁廙的話:“文之佳惡,吾自得之,后世誰相知定吾文者耶?”曹植接著說:“吾常嘆此達言,以為美談。”

          20 季緒:劉修的字。他是漢末作家。詆訶(dǐhē底河陰):誹謗。

          21 方:比。田巴:戰國時齊國善辯的人,曾被魯仲連所駁倒,曹植《與楊德祖書》:“劉季緒才不能逮于作者,而好詆訶文章,掎摭利病。昔田巴毀五帝、罪三王,訾五霸于稷下,一旦而服千人;魯連一說,使終身杜口。劉生之辯,未若田氏;今之仲連,求之不難,可無嘆息乎?”

          22 魏文:即魏文帝曹丕。曹丕在《典論·論文》中說:“文人相輕,自古而然。”

          23 君卿:樓護的字。他是西漢末年的辯士。唇舌,指有口才。《論說》篇曾說:“樓護唇舌。”

          24 史遷:即司馬遷。

          25 咨(zī資):詢問。東方朔:西漢作家。樓護說司馬遷著書曾咨詢東方朔的話今不存。《史記·太史公自序》司馬貞索隱:“案桓譚云:‘遷所著書成,以示東方朔,朔皆署曰《太史公》。’則謂《史太公》是朔稱也。”

          26 桓譚:東漢初年著名學者,著有《新論》。

          27 博徒:指賤者。

          28 誚(qiào竅):責怪。

          29 照:察看、理解。洞:深。

          30 二主:指秦始皇與漢武帝。

          31 鴻:大。懿(yì意):美。

          32 崇:高。

          33 班:指班固。曹:指曹植。

          34 逮(dài代):及。

          35 信偽:指關于司馬遷請教東方朔的錯誤傳說。

          36 瓿(bù布):小甕,《漢書·揚雄傳贊》中說,揚雄著《太玄經》時,“劉歆亦嘗觀之,謂雄曰:空自苦!今學者有祿利,然尚不能明《易》,又如《玄》何?吾恐后人用覆醬瓿也”。這里是借以喻指在以上種種不正的批評風氣之下,真正有價值的作品只能被人用來蓋醬壇子,難以得到正確的評價。

          (二)

          夫麟風與麏雉懸絕1,珠玉與礫石超殊2,白日垂其照,青眸寫其形3。然魯臣以麟為麏4,楚人以雉為鳳5,魏氏以夜光為怪石6,宋客以燕礫為寶珠7。形器易征8,謬乃若是,文情難鑒,誰曰易分?夫篇章雜沓9,質文交加10;知多偏好11,人莫圓該12。慷慨者逆聲而擊節13,醞藉者見密而高蹈14,浮慧者觀綺而躍心15,愛奇者聞詭而驚聽16。會己則嗟諷17,異我則沮棄18;各執一隅之解19,欲擬萬端之變20:所謂“東向而望,不見西墻”也21。

          〔譯文〕

          麒麟和獐,鳳凰和野雞,都有極大的差別;珠玉和碎石塊也完全不同;陽光之下顯得很清楚,肉眼能夠辨別它們的形態。但是魯國官吏竟把麒麟當作獐,楚國人竟把野雞當做鳳凰,魏國老百姓把美玉誤當做怪異的石頭,宋國人把燕國的碎石塊誤當做寶珠。這些具體的東西本不難查考,居然錯誤到這種地步,何況文章中的思想情感本來不易看清楚,誰能說易于分辨優劣呢?文學作品十分復雜,內容與形式交織而多樣化,欣賞評論者又常常各有偏愛,認識能力也不全面。例如性情慷慨的人遇見激昂的聲調就打起拍子來,喜歡含蓄的人讀到細密的作品就會跟著走,有點小聰明的人看見靡麗的文章就動心,愛好新奇的人對于不平常的事物就覺得愛聽。凡是合于自己脾胃的作品就稱賞,不合的就不理會;各人拿自己片面的理解,來衡量多種多樣的文章:這真像一個人只知道向東望去,自然永遠看不到西邊的墻一樣。

          〔注釋〕

          1 麏(jūn君):獐,似鹿而小。雉(zhì志):野雞。懸絕:相差極遠。

          2 礫(lì力)石:碎石塊。

          3 青眸(móu謀):即青眼,指正視。正目而視,眼多青處。眸:眼的瞳仁。

          4 麟為麏:《公羊傳·哀公十四年》中說:“春,西狩獲麟,……有以告者曰:有麏而角者。”

          5 雉為鳳:《尹文子·大道上》中說:“楚人擔山雉者,路人問:‘何鳥也?’擔雉者欺之曰:‘鳳凰也。’路人曰:‘我聞有鳳凰,今直見之。’”

          6 氏:一作“民”。夜光:夜間發光,美玉或明珠都如此。這里指玉。《尹文子·大道上》:“魏田父有耕于野者,得寶玉徑尺,弗知其玉也,以告鄰人。鄰人陰欲圖之,謂之曰:‘怪石也。’……于是遽而棄于遠野。”

          7 燕礫:即燕石。《藝文類聚》卷六錄《闞(kàn看)子》:“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臺之東,歸而藏之以為寶。周客聞而觀焉,……掩口而笑曰:‘此特燕石也,其與瓦甓(pì僻)不殊。’”

          8 征:證、驗。

          9 雜沓(tà踏):紛亂,復雜。

          10 質:指作品的思想內容。文:指藝術形式。交加:不同的事物一齊來臨。

          11 知:這里是“知音”的知,指對作品的欣賞評論者。

          12 圓該:全面具備。這里指評論一切作品的能力。

          13 慷慨:指性情激昂的人。逆:迎。擊節:打拍節,表示欣賞。節:樂器。

          14 醞藉:指性情含蓄的人。高蹈:遠行。

          15 浮:淺。綺(qǐ起):一種有花紋的絲織品,這里借指文辭華麗的作品。

          16 詭(guǐ軌):不平常的,怪異的。

          17 會:合。嗟:稱,稱嘆。諷:誦讀。

          18 沮(jǔ舉):阻止。

          19 隅:邊,角。

          20 擬:度量,衡量。

          21 東向而望,不見西墻:《淮南子·汜論訓》:“故東面而望,不見西墻;南面而視,不睹北方。”

          (三)

          凡操千曲而后曉聲1,觀千劍而后識器2;故圓照之象3,務先博觀4。閱喬岳以形培塿5,酌滄波以喻畎澮6。無私于輕重,不偏于憎愛;然后能平理若衡7,照辭如鏡矣。是以將閱文情,先標六觀:一觀位體8,二觀置辭9,三觀通變10,四觀奇正11,五觀事義12,六觀宮商13。斯術既形14,則優劣見矣。

          〔譯文〕

          只有彈過千百個曲調的人才能懂得音樂,看過千百口寶劍的人才能懂得武器;所以全面評價作品的方法,就是必須廣泛地觀察。看了高峰就更明白小山,到過大海就更知道小溝。在或輕或重上沒有私心,在或愛或憎上沒有偏見:這樣就能和秤一樣公平,和鏡子一樣清楚了。因此,要查考作品中的思想情感,先從六個方面去觀察:第一是看作品采用什么體裁,第二是看作品的遣詞造句,第三是看作品對前人的繼承與自己的創新,第四是看作品中表現的不同手法,第五是看作品用典的意義,第六是看作品的音節。這種觀察的方法如能實行,那么,作品的好壞就可以看出來了。

          〔注釋〕

          1 操:持,即操作、實踐的意思。曉:明白。桓譚《新論·琴道》:“成少伯工吹竽,見安昌侯張子夏鼓瑟,謂曰:‘音不通千曲以上,不足以為知音。’”(《全后漢文》卷十五)

          2 觀千劍:桓譚《新論·道賦》:“揚子云工于賦,王君大習兵器,余欲從二子學,子云曰:‘能讀千賦則善賦。’君大曰:‘能觀千劍則曉劍。’”(《全后漢文》卷十五)

          3 圓:周遍,全面。照:察看,理解。象:方法。

          4 務:必須,博觀:《事類》:“將贍才力,務在博見。”《奏啟》:“博見足以窮理。”

          5 喬岳:高山。形:顯著,這里指看清。培塿(pǒulǒu剖上簍):小土山。

          6 酌:斟酌。滄:滄海。畎澮(quǎnkuài犬快):田間小溝。

          7 衡:秤。

          8 位:安排,處理。體:體裁。

          9 置:安放。

          10 通:指繼承方面。變:指創新方面。

          11 奇:指不正常的表現方式。正:指正常的表現方式。

          12 事:主要指作品中所用的典故。

          13 宮商:指平仄,古人常以五音配四聲。

          14 術:方法。

          (四)

          夫綴文者情動而辭發1,觀文者披文以入情2;沿波討源3,雖幽必顯4。世遠莫見其面,覘文輒見其心5。豈成篇之足深?患識照之自淺耳。夫志在山水,琴表其情6,況形之筆端,理將焉匿7?故心之照理,譬目之照形:目瞭則形無不分8,心敏則理無不達9。然而俗監之迷者10,深廢淺售11。此莊周所以笑《折楊》12,宋玉所以傷《白雪》也13。昔屈平有言14:“文質疏內15,眾不知余之異采16。”見異,唯知音耳。揚雄自稱17“心好沈博絕麗之文18”,其事浮淺19,亦可知矣。夫唯深識鑒奧20,必歡然內懌21;譬春臺之熙眾人22,樂餌之止過客23。蓋聞蘭為國香24,服媚彌芬25;書亦國華26,玩澤方美27。知音君子,其垂意焉28。

          〔譯文〕

          文學創作是作家的內心有所活動,然后才表現在作品之中;文學批評卻是先看作品的文辭,然后再深入到作家的內心。從末流追溯到根源,即使隱微的也可以變得顯豁。對年代久遠的作者,固然不能見面,但讀了他的作品,也就可以看到作者的心情了。難道擔心作品太深奧嗎?只恐怕自己見解太淺薄罷了。彈琴的人如果內心想到山和水,尚可在琴聲中表達出自己的心情,何況文章既用筆寫出來,其中的道理怎能隱藏?所以讀者內心對作品中道理的理解,就像眼睛能看清事物的外形一樣:眼睛清楚的話,就沒有什么形態不能辨別;內心聰慧的話,就沒有什么道理不能明白。然而世俗上認識不清楚的人,深刻的作品常被拋棄,淺薄的作品反而有市場。因此,莊周就譏笑人們只愛聽庸俗的《折楊》,而宋玉也慨嘆高雅的《白雪》不被人欣賞。從前屈原說過:“我內心誠樸,而不善于表達,所以人們都不知道我的才華出眾。”能認識出眾的才能的,只有正確的評論家。揚雄曾說他自己“內心喜歡深刻的、博洽的、絕頂華麗的文章”,那么他不喜歡淺薄的作品,也就由此可知了。只要是見解深刻,能看到作品深意的人,就必能在欣賞杰作時獲得內心的享受;好像春天登臺所見美景可以使眾人心情舒暢,音樂與美味可以留住過客一樣。據說蘭花是全國最香的花,人們喜愛而佩在身上,就可發出更多的芬芳;文學書籍則是國家的精華,要細細體味才懂得其中的妙處。一切愿意正確評論作品的人,還是特別注意這些吧。

          〔注釋〕

          1 綴文:指寫作。綴:聯結。情動而辭發:《物色》:“情以物遷,辭以情發。”

          2 披文:《辨騷》:“言節候,則披文而見時。”披:翻閱。

          3 討:尋究。

          4 幽:隱微。

          5 覘(chān攙):窺視。

          6 琴表其情:《呂氏春秋·本味》:“伯牙鼓琴,鐘子期聽之。方鼓琴而志在太山,鐘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少選(須臾)之間,而志在流水。鐘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湯湯(大水疾流的樣子)乎若流水。’”伯牙、鐘子期:傳為春秋時楚人。

          7 匿(nì逆):隱藏。

          8 目瞭:目明。

          9 達:通曉。

          10 監:察看。

          11 售:指作品有許多人欣賞。

          12 莊周:即莊子,戰國時思想家。《折楊》:一種庸俗的歌曲。《莊子·天地》中說:“大聲不入千里耳,《折楊》、《皇華》則嗑(xiā蝦)然而笑。”嗑:笑聲。

          13 宋玉:戰國時楚國著名作家。《白雪》:一種高妙的樂曲。傳為宋玉所作的《對楚王問》中說:“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文選》卷四十五)

          14 屈平:名原。戰國時楚國人,古代偉大詩人之一。這里所引的話,見于《楚辭·九章·懷沙》。

          15 文:指外表。質:指本性。疏:粗,這里指不注意裝飾。內:即訥,遲鈍,這里引申為樸實的意思。

          16 異采:指與眾不同的才華。

          17 揚雄:字子云,西漢末年著名作家。他的話見于《答劉歆書》(《古文苑》卷十)。

          18 沈:深。絕:獨一無二。

          19 其:當作“不”。事:從事于。

          20 鑒奧:看得深。

          21 內:指內心。懌(yì意):喜悅。

          22 熙:樂。春臺:《老子·二十章》說:“眾人熙熙,……如春登臺。”河上公本作“如登春臺”。《總術》篇“落落之玉”,也是取河上公本,可見劉勰這里說“春臺”是據河上公本《老子》。

          23 樂:音樂。餌(ěr耳):食物。《老子·三十五章》說:“樂與餌,止過客。”

          24 蘭為國香:《左傳·宣公三年》中說:“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國香:全國最香的花,后以“國香”專指蘭花。

          25 服:佩帶。媚:喜愛。彌:更加。

          26 華:精華。

          27 澤:當作“繹”。玩繹:細細體會玩味。

          28 其:表示希望。垂意:留心,注意。

          (五)

          贊曰:洪鐘萬鈞1,夔、曠所定2。良書盈篋3,妙鑒乃訂4。流鄭淫人5,無或失聽6。獨有此律7,不謬蹊徑8。

          〔譯文〕

          總之,三十萬斤重的大鐘,只有古時樂師夔和師曠才能制定。滿箱子的好書,就依靠卓越的評論家來判斷。鄭國流蕩的音樂會使人走入歧途,千萬不要為它迷惑聽覺。惟有遵守評論的規則,才不致于走錯道路。

          〔注釋〕

          1 洪:大。鈞:三十斤。

          2 夔(kúi奎):舜時的樂官。曠:師曠,春秋時晉國的樂師。

          3 篋(qiè怯):箱。

          4 鑒:這里指評論家。訂:校訂。

          5 流:流蕩。鄭:鄭聲。儒家認為鄭國的音樂淫邪。淫人:使人走到過分的境地。淫:過分。

          6 失聽:聽錯了。

          7 律:規則。

          8 蹊:路。

        相關文章:

        上一篇:四七、才略 下一篇:四九、程器 回目錄:《文心雕龍譯注

        文心雕龍譯注介紹:

        《文心雕龍譯注》是由劉勰編寫,齊魯書社出版的一本書籍。國內研究《文心雕龍》的論著,近年來更如雨后春筍,大量出現,在研究、譯注、考證等各個方面,不斷取得顯著的新成就。特別是《文心雕龍》在今天,巳不再是少數專家研究的對象,而成了為數眾多的讀者所需要的讀物,廣大古典文學愛好者,不滿足于第二手的、眾說紛紜的評介,而要求研讀原著,這是大好事。但由于《文心雕龍》涉及的問題相當繁富,用典較多,更以駢文談理論,這就給今天的讀者造成一定障褥。這本譯注雖是企圖為掃除文字上的幛礙而略盡徽力,但譯注者的理解,未必盡符劉勰原意,所以,主要還是供讀者參考譯注去研究原文。這篇引論,是僅就筆者淺見,對讀者將遇到的一些主要問題,提出自己的看法。.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