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qokh2"></object><nobr id="qokh2"><tt id="qokh2"><p id="qokh2"></p></tt></nobr><delect id="qokh2"><option id="qokh2"><big id="qokh2"></big></option></delect>
<i id="qokh2"><option id="qokh2"><listing id="qokh2"></listing></option></i>
<i id="qokh2"><option id="qokh2"><listing id="qokh2"></listing></option></i>
    <optgroup id="qokh2"><del id="qokh2"></del></optgroup>
    <object id="qokh2"><option id="qokh2"></option></object><delect id="qokh2"><rp id="qokh2"><big id="qokh2"></big></rp></delect><optgroup id="qokh2"></optgroup>
    <optgroup id="qokh2"></optgroup><thead id="qokh2"></thead>
    <font id="qokh2"></font>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一只繡花鞋》,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一只繡花鞋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二、火葬場的秘密
      夜,靜極了。
      大連市殯儀場的地下停尸間,冷氣森森。
      一具具死尸蒙著白布,安靜地等待著火化。
      高聳入云的火化場的煙囪靜靜地矗立著,白天它煙霧裊裊,夜間它寂靜無聲。
      這時,停尸間外面的走廊傳出“嚓嚓”的聲音,一會兒,走來一個禿腦殼、酒糟鼻子的老頭,他手里拎著一只酒瓶子,打著酒嗝,來到停尸間門前,“吱扭”一聲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這老頭骨瘦如柴,一雙尖刻的小眼睛,發出陰森森的兇光,左眼歪斜,右腿一瘸一拐。
      老頭一仰脖子,把酒瓶里的酒全部喝光,把瓶子摔到地上,從懷里摸出一支無聲手槍,在手里掂了掂,又塞進懷里。他來到白天新推進的三個尸床前,打開第一個尸床的尸布,見是個小伙子,他左右開弓,摑了小伙子十幾個耳光。一邊摑,一邊罵道:“我瞧瞧你是不是裝死!真死了反正也不疼,是不是?”
      老頭又蹭到第二張尸床前,掀開尸布,見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婦女,那婦女可能剛死不久,臉蛋還有些紅潤,圓乎乎的臉盤,齊耳的短發。老頭用那雙又糙又厚的手在婦女臉上擰了一把,呵呵笑道:“傻丫頭,八成是失戀自殺的吧,白來一世,我看你和那小伙子倒是天生的一對兒,明個一早,我把你們一起燒了。”
      老頭又來到第三張尸床前,掀開尸布,原來是一個中年男人。老頭嘻嘻笑道:“我要的就是你,你可死得冤枉。”說著,推著尸床出了停戶間,穿過走廊,朝火化爐走去。來到火化爐前,老頭打開爐門,灌了點爐油,扭動機關,然后就來搬死尸。
      “不許動!”老頭猛聽一聲低喝,只覺后脖校兒一陣冰涼。
      后面那人又道:“快跟我走!”
      老頭聽出是個女人的聲音,就在他緩緩轉身的一剎那,他看清了那女人的面孔,正是第二張尸床上躺著的那個“女尸”。
      老頭心灰意冷,慢騰騰朝外走著,走著……
      忽然,老頭一貓腰,一個后蹬腿,蹬翻了女人手中的槍,然后猛虎撲食般撲向女人。
      那女人毫不畏懼,拼命與老頭搏斗。老頭仗著酒勁,把女人掀翻在地上,然后去掏懷里的手槍。
      女人一翻身,把老頭掀翻在身下,老頭的右腿是條假腿,使不上勁,無聲手槍又掏不出來,只好一聲不吭地使足全力與女人博打。
      女人拼命去拾地上的手槍。就在這時,老頭抽出右手從右腿根處摸出一柄匕首,狠命朝女人臀部扎去,女人驚叫一聲,軟綿綿倒下了。老頭迅速將女人扔到火化爐內,關上爐門,趕快用手去按機關。
      這時,老頭的手被一只鉗子般的手狠狠攥住了,肖克和殯儀場保衛科長老王出現在他面前。
      老王喝道:“向永福,原來你是個特務!”
      肖克用手銬銬好向永福,然后開了爐門,抱出奄奄一息的南云,原來是南云假扮女尸前來偵察敵情。
      肖克又掀開火化爐前那張尸床的尸布,正是那個失蹤的大夫柳文亭。
      肖克轉身問道:“向永福,發報機在哪里?”
      只見向永福一聲不吭,軟綿綿倒在那里,嘴角冒著鮮血。肖克沖過去掰開向永福的嘴,一股酒氣撲鼻而來。向永福七房冒血,臉色鐵青,已經死了。
      肖克叫道:“酒里有巨毒。”
      南云被送進醫院,肖克和老王驅車來到向永福的家。這是一個大雜院,向永福孤身一人住在最里面一間只有九平方米的小屋。肖克圍著小屋轉了轉,說道:“這小屋的墻壁如此厚,可能有夾壁墻。”
      肖克從附近派出所找來兩個民警。幾個人找來鎬頭、鐵鍬,掘開了墻壁,只見有一道寬一米、長四米的夾壁墻,發現里面有一疊密碼紙,還有一小塑料袋男人的精液。
      肖克疑惑地問:“向永福的發報機藏在哪里呢?”
      這時,天已蒙蒙亮,幾個鄰居起床出門觀看,當他們聽說向永福是特務后,爭先恐后說起向永福的所作所為。
      一個老太太說:“他老自吹參加過煤礦上的暴動,殺死過日本鬼子,平時還給院里的小青年憶苦思甜。”
      一個中年婦女說:“前幾天,向家來了一個時髦女人,打扮得甭提有多港了,我們家大小子還偷著給她拍了照。”
      肖克急忙問:“照片在哪里?”
      那中年婦女噔噔地跑回屋里,揪醒了熟睡的兒子。
      兒子睜開惺松睡眼,問道:“娘,干啥?”
      “那美人照片呢?”
      “說出去多不好。”
    相關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回目錄:《一只繡花鞋

    一只繡花鞋介紹:

    《一只繡花鞋》的作者是張寶瑞,該書講述的是共產黨特工龍飛設法與梅花黨黨魁的女兒白薇邂逅,潛入梅花黨黨部盜取有梅花黨人名單的梅花圖的故事。《一只繡花鞋》故事的產生和繁衍,十幾種手抄本的輾轉流傳,有其深刻的歷史淵源。眾所周知,“文革”期間,由于林彪、“四人幫”推行極左路線,文壇蕭條寂寞,但是中國人不滿足在文化沙漠中長途跋涉的饑渴,于是民間口頭文學不脛而走,各種手抄本應運而生,而且魚龍混雜。手抄本文學現象是中國文學史上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因為它誕生于“文革”時期這一特殊的歷史環境。在“文革”中流傳最廣的故事和手抄本就是《一只繡花鞋》,它由《梅花黨系列故事》、《綠色的尸體》、《武漢長江大橋的孕婦》、《火葬場的秘密》等故事組成。實際上,《一只繡花鞋》的故事就像一個幽靈,在中國民間已游蕩了半個多世紀。據一位老人講,他小時候就聽說過這類故事,那個梅花黨是一個秘密的民間組織,一座深宅大院,一間神秘莫測的房子,一天深夜,窗臺上忽然出現了一只繡花鞋,于是,驚險的迷霧便飄飄而來……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