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網歡迎您閱讀讀者,閱讀讓人進步。
                  當前位置:繁體字網 >故事大全 > 讀者 > 我叫馬三立

                  我叫馬三立的故事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ban49.com

                    20世紀90年代的大部分歲月,已經步入耄耋之年的馬三立依然保持著健旺的活力。

                    1992年11月12日,中國曲藝家協會等單位在天津舉辦“慶祝馬三立從事相聲藝術65周年”活動;一周后,“馬三立杯”業余相聲邀請賽揭幕,馬三立擔任顧問,這是相聲界第一次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一次以藝術家名字冠名的全國性賽事。如果說很長一個時期,相聲藝術是馬三立和侯寶林兩位大師雙峰并立,各領風騷,那么,一年以后隨著小馬三立4歲的侯寶林的病逝,就再也沒有人能與他比肩了。一向低調的馬三立,被內外行一致尊為相聲藝術的一面旗幟。

                    也是在1992年,后期為馬三立捧哏的合作者王鳳山也去世了。風格獨特、技藝爐火純青的大師級演員,能夠找到一位功力相當、與之配合默契的搭檔是非常不容易的,況且老來插科打諢,還有年齡匹配的因素。有評論稱“馬、王二位合作配合默契、精逗嚴捧、人藝合一,他們合作表演的每一段相聲都是傳世經典。”痛失臂膀,馬三立的痛心、惋惜可想而知。

                    但那時的馬三立沒有多少閑余傷感,相聲、觀眾都需要他。王鳳山逝后,他就只說單口的小段節目了,這一來倒另辟蹊徑,開拓了又一藝術天地,隨著《家傳秘方》《八十一層樓》《講衛生》《練氣功》《賣魚》《內部電影》《老頭醉酒》等小段的廣為流傳,他的保留節目增添了新的內容。他以老者的神態、語氣講笑話,往往從大家熟悉的生活瑣事說起,乍聽起來絮叨細碎,茫無頭緒,可就在你不知不覺間流水無痕地轉入正題了,他仍舊不慌不忙循循善誘峰回路轉,直至“包袱”設就,從容“抖”開,讓你先怔一下才幡然醒悟忘情失笑,而且越笑越有味道,有時還會依稀咀嚼出一絲哲理來,這就是大師的功力和境界了。

                    大師的幽默又是不受舞臺限制的,晚年的馬三立似乎隨時隨地能夠抓出笑料,足跡所到之處信手拈來,得心應口,激起笑聲一片。接受采訪或出席活動,往往有人要求拍照,當時還沒有數碼相機,人家剛把照相機舉起來,他隨意問道:“膠卷是正品嗎?”沒等對方反應過來,接著要求:“現在騙人的事太多,不行,先打開看看!”拍照者急了:“一打開膠卷不就……”話到半截,他和在場的人就都樂了,原來是個“包袱”。去勞教所向失足少年講話,走下汽車就有兩位女警察從兩邊攙扶,記者一路追隨照相,走著走著,馬三立忽然溫和地對女警察說:“能不能由一位扶著我?”女警察不解:“馬老,您年紀大了,兩人扶著走不是更穩當嗎!”他顯出為難的樣子回答:“是,這樣是穩當,可你們看這么多記者照相,明天一準見報,群眾看見我讓倆警察架著往里走,會說馬三立這么大年紀還犯案,這不,被警察押著進監獄了!”此話一出,據說扶著他的兩位女警察彎下身,半天沒直起腰來!

                    馬三立經常在臺上說相聲時自稱“馬大學問”,其實生活中的他確實愛讀書,到老仍手不釋卷,并且興趣廣泛,博聞強記。他早年的名作多是“文段子”,以擅長文哏著稱,內容離不開引經據典之乎者也,雖然往往是“歪批”,原文卻是貨真價實的。他說來流暢自如,一氣貫通,斷句、語氣準確妥帖,和他在古書上下過很深的功夫是分不開的。他讀書涉獵的面很廣,從古詩文到演義、評話、野史、傳奇、志異、“笑林”以至科普讀物都讀,為了在相聲中譏諷算卦迷信,還讀了許多相書。他認為相聲演員“肚子是雜貨鋪”,為此他一直忙中偷閑見縫插針勤讀不已。

                    除了讀書,他還喜歡看戲。戲曲和曲藝歷來不分家,看戲是他的老愛好,結交了許多梨園行的朋友,還能粉墨登場,晚年偶爾在慶典或聯歡性的合作戲中“客串”角色,雖然嗓音欠佳,卻總能為之增色添彩。他還愛好國畫、書法,愛看足球。

                    馬三立的記憶力堪稱訓練有素,而且到老不衰。他說的段子經常有大段的“貫口活”,文字很長,還要背誦如流、朗朗上口,都是靠早年的苦讀強記。他到晚年一直沒有放松對記憶力的鍛煉,有一件事非常耐人尋味,就是他一直記得胡耀邦同志逝世的日子、時間和中央悼詞的部分章節。他說總也忘不了,1989年4月15日早晨7時53分,耀邦同志病逝。悼詞中有這么一段話:“他以非凡的膽量和勇氣,組織和領導了平反冤假錯案、落實干部政策的大量工作……使其他大批蒙受冤屈和迫害的干部、知識分子和人民群眾得以平反昭雪、恢復名譽。”這些數字和文字,馬三立都一字一句地記住了。按他從“反右”到“文革”所經受的磨難,應是屬于“其他”之列。為人民做過好事的人,人民是不會忘記的。年屆八旬的老藝術家這份銘記、感念,耀邦同志若泉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的吧。

                    1998年,馬三立在中國大戲院參加全市抗洪救災募捐義演,時年84歲。

                    這是他最后一次登上這家歷史悠久的名劇院舞臺。在此前后,他開始越來越明顯地感覺到身體和精力的變化了。

                    民間有一種“三短”的說法:春寒、秋暖、老健。指的是這三個現象都難以持久,春寒料峭,接下來就將轉暖入夏;秋日和煦,離凜冽寒冬已然不遠;人老猶健,實際上身體機能衰落的步伐一直沒有停止,到一定時候還會“加速度”。馬三立在紙上寫下了:“風前之燭瓦上的霜珍惜聲望莫追時尚”。

                    前兩句,像是戲中常用來形容桑榆暮景的唱詞,比喻形象而意境蒼涼。后面兩句則是鄭重的自勉,強調老人最后要珍惜和堅守的藝術和人生的準則。

                    晚年的馬三立始終律己甚嚴,曾經自擬“養心安神十一條不該”和為人處世的“三別、三不、三對、三要”。“十一條不該”中,有“不該辦的事情,莫辦;不該去的地方,不去;不該用的物品,不買;不該要的禮物,不收……不該得的報酬,不要”,“三不”是“不為名利得失傷腦筋,不羨慕妒忌大款大腕,不在藝術上消極灰心”,“三對”是“對自己的聲望,珍惜;對道德品行,端正;對衣食住行,知足。”誰能想到,盛名之下的相聲大師,老來給自己立下這么多嚴格的規矩?放進為各行各業包括黨員、干部制定的紀律準則,也是標準不低了吧。正如驥才兄在拙作《馬三立別傳》序中寫的:“……這恰恰是真實可信卻鮮為人知的馬三立本人。”

                    馬三立晚年,先是住進天津市第一工人療養院,后轉入以他命名的老年公寓,間或也應邀到津郊東麗區“馬三立老人園”小住。

                    2000年,因身體不適住進醫院檢查,確診為膀胱癌。

                    2001年接受第一次手術。術后病情緩解,體力虛弱,把吸了五六十年的香煙戒掉了。住院期間仍然樂觀、豁達,笑口常開。術后傷口疼痛,醫生說實在太疼就打止疼針,他問是打杜冷丁嗎?醫生稱是,他知道杜冷丁類麻醉藥容易上癮,忍著疼痛不讓多打,告訴醫生:“少打這樣的針,回頭病好了出院沒回家,從醫院直奔戒毒所就麻煩了!”在場醫護人員都忍不住笑。

                    2001年12月8日晚,今晚報等單位聯合舉辦“相聲藝術大師馬三立從藝80周年暨告別舞臺晚會”。那是一個大雪過后的寒冬夜晚,路上還積著厚厚的冰雪,絡繹不絕的人群從四面八方涌來。天津市人民體育館燈火輝煌,票早已售完,門前仍然熙熙攘攘。

                    晚會由中央電視臺著名主持人趙忠祥、倪萍主持,蘇文茂、馬季、常寶華、姜昆、馮鞏、牛群等幾代相聲名家,歌唱家李光曦、馬玉濤、郭頌和曲藝戲曲界眾多著名演員助興出席,可謂群星薈萃。

                    馬三立本人登場了。仍是那身可體的灰色中山裝,那副鍍金框架的秀郎架眼鏡,身材修長,還夾有灰色的銀發梳理得一絲不茍,面含微笑,一派儒雅的長者風范。知道內情者會發現他的步子比過去慢些,氣息也顯得微弱,但一站到舞臺上,卻仍舊精神矍鑠,光彩照人。

                    依然是過去的老習慣,先向觀眾作揖示意。待如潮掌聲止息下來,大廳里鴉雀無聲,人們都靜靜地等著大師開口,卻誰也沒想到,那沙啞、溫和的嗓音說出的第一句話是:“我叫馬三立……”誰不知道他是馬三立?但他就是用這種小學生報到式的自報家門,輕輕消除了與幾千名觀眾的距離,也緩和了現場繃得過緊的氣氛。然后,他張望一下滿臺的鮮花和花籃,抬頭面向觀眾,用有些惶恐和靦腆的語氣問道:“……我值嗎?”這一來就像點燃了火藥引信,場內迅即響起了雷鳴般的回應:“值!”

                    他笑了,觀眾也笑了。

                    人們很難察覺他的表演是何時開始的。他還在不慌不忙地和觀眾聊天,鮮花引起的話題還在延續:“臺上擺了這么多鮮花真香啊,省得往后給我買花圈了……真到那天,必須送真花,假的不行啊!”原本是一語雙關,觀眾卻顧不上體味另有隱情,隨之笑聲四起。

                    馬三立似乎有意沖淡晚會的隆重、嚴肅氣氛。相聲就是讓人們笑的,他要把笑進行到底。于是他嫻熟自然地現場抓哏,妙語連珠:“……有的觀眾點我那段《買猴兒》,說不了了,沒氣力了,我現在已經成了‘老猴’了!”利用同臺演員的名字“現掛”,從來是他的拿手好戲:“倪萍叫我唱一段,我這聲音怎么能比得上李光曦呢,李光曦是金鐘兒嗓子。他為什么有這么好的嗓子呢,他平時就注意保護,不抽煙,不喝酒,干東西不吃,李光曦,光喝稀的……還有郭頌,我們認識好幾年了……他不忌口,蔥、姜、蒜什么都吃,山東的火燒也吃,不噎嗓子。我一想對呀,他叫郭頌啊,不管什么吃的,端起鍋來就往嘴里送!……”

                    對趙忠祥,他另有關照。倪萍夸他:“馬老今天穿得這么帥,太漂亮了。”他回答長這么大,沒人夸自己漂亮。倪萍說現在都在減肥,您這么瘦,所以最漂亮。他說不敢減肥了,沒得減了,長這么大,沒超過一百斤。然后一指旁邊的趙忠祥:“他的襪子能給我改一背心……”

                    到大家上臺表示敬意和祝賀,他仍然不肯讓氣氛莊嚴起來,馬季神態虔誠地獻上自己手書的八個大字“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馬三立含笑稱謝,拉起他的手說:“我和馬季,還有馬玉濤是一家子,都是‘馬大哈’的后代。”全場大笑。

                    他原為讓人笑的,他堅持到了最后。

                    大師走得很平和、很從容,似不再有所牽掛。

                    馬老生前,曾借宋人程顥的詩抒懷:“云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時人不識余心樂,將謂偷閑學少年。”本文就引用詩人的另一首作品《秋月》作為結尾:“清溪流過碧山頭,空水澄鮮一色秋,隔斷紅塵三十里,白云紅葉兩悠悠。”

                  精彩文章推薦:
                  故事大全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童話故事 愛國故事 傳奇故事 帝王故事 動物故事 驚險故事 戰爭故事 名人故事 鬼故事 希臘神話 上下五千年 安徒生童話 伊索寓言 格林童話 一千零一夜 鄭淵潔童話 睡前故事 益智故事 寓言故事 詩詞故事 愛情故事 哲理故事 青年文摘 讀者 意林故事 故事會 胎教故事 心理學故事 勵志故事 神話故事 長征故事 對聯故事 皇帝故事

                  讀者介紹:

                  讀者旨在發掘人性中的真善美體現人文關懷,內容傳遞出濃濃的人文關懷,深受國人喜愛,很多人都是讀者的忠實讀者。是因為她的溫馨,她的寬容, 她的博大,她的人情味。她不是政治教科書,但她卻用自己的人文精神“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慢慢滲透到人們的心靈深處,改變著人們的世界觀。她自喻為一只嗡嗡飛來飛去的蜜蜂,辛勤勞動,奉獻讀者。

                  文化工具推薦
                  中國歷史朝代 對聯 甲骨文 繁體字大全 五筆字大全 猜字謎 字的五行屬性 花鳥字 中國歷史地圖 三字經 標點符號大全 生肖查詢 年齡計算器 萬年歷查詢 異體字字典 漢字字源 字形查詢 QQ測吉兇 QQ強制聊天 毛澤東字體 篆體字轉換器 火星文轉換器 菊花文轉換器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ban4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2079432號 聯系我們:

                  哥要搞蝴蝶谷中文网在线影院